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农村改革创新 > 正文

金融助推农村“三变”改革的庆阳实践

2018年07月03日 02:18:55    陇东报 记者 闫慧 郑朝静

编者按: 

2015年5月,《庆阳市农村产业发展资金合作社试点工作指导意见》经市政府三届第49次常务会议同意,印发各县(区)执行。庆阳市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负责组织实施、巡回指导,并制定考核办法,确保试点工作取得实效。 

经过三年试点,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对于搭建银行与农村产业发展融资桥梁,培育新型农村市场主体,破解“三农”融资难题,具有创新价值和实践意义,特别是在农村“三变”改革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村里“土银行”市场“新主体”

“金融兴市、资本富民”——这是市委、市政府把握经济规律,立足市情实际提出的金融理念。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全市金融工作坚持服务为民宗旨,秉持改革创新精神,勇于先行先试,不断推出新的举措,为经济发展注入新鲜血液。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102.jpg 

2015年6月,庆阳市启动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试点工作,以农民为主体,以行政村为单位,通过财政注资、信贷支持、农户入股等形式筹措资金,开展方便灵活的资金互助合作,为农村产业发展搭建新型融资平台。全市1270个资金专业合作社雨后春笋般在农村大地迅速成立、茁壮成长,成为特殊的农村新型市场主体,释放出巨大的经济活力。 

入社有分红 贷款不发愁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132.jpg

庆城县驿马镇儒林村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 

今年49岁的张永胜是庆城县驿马镇儒林村的农民,说起家里这两年的变化,这个朴实的庄稼汉露出腼腆的笑容。他说,种地、养牛、打铁,现在一年到头忙得停不下来。 

5月17日,夕阳下的村庄显得格外寂静,只有张永胜家的院子里传来机器的轰鸣声。儒林村党支部副书记蔡生祜告诉记者,张家有祖传三代的打铁手艺,眼下正是农忙时节,周边找他定制农具的人特别多。 

打铁不过是张永胜的副业,养牛才是他的主业,“把这些牛养好,以后家里就有稳定收入了。” 

2016年,张永胜打听到牛价的行情一直不错,而且牛吃草粗放,好喂,玉米秆之类的杂草料都能成。于是,他决定发展养殖业,拓宽致富渠道,增加收入来源,也让家里的日子过得更好些。可是,买牛、建牛棚、饲草料都要花钱,算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投入,张永胜拿出全部积蓄,又东拼西凑地借了点钱,手头还是紧紧张张的。 

张永胜想到了村上的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当初,他以1000元入股成为资金专业合作社的社员。按照资金专业合作社的运行模式,每个社员不仅可以享受到用于创业致富、产业发展的资金支持和服务,而且还能获得年息4.8%的股金分红。 

他的想法很快得到了村上资金专业合作社的支持,并且在几天之内就拿到了1万元的贷款。 

“谁能想到咱们农村人在家门口就能借上款,放款又快又方便。”张永胜说,有了资金专业合作社的支持,他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急用钱的时候不发愁了。 

张永胜先后买了11头牛,又租了25亩地种玉米,院落外也搭起了两间牛棚。2017年,他卖牛收入4万多元,提前还清了合作社的借款。如今,剩下的6头牛即将产犊,他正盘算着再从合作社借些款,用于扩建牛棚,给小牛犊安家,后季再买上几头牛,一栏接着一栏,不断壮大养殖规模。 

零钱变整钱 小钱变大钱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227.jpg

庆城县驿马镇儒林村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职责明细表。

郭永庆是村里的老党员,为了给老伴治病,这些年没少花钱。2015年,他以1000元入股资金专业合作社,不仅每年都能拿到分红,还获得了5万元的借款支持。有了这笔“产业发展资金”,他又兴建了3.5亩新果园,加上原有的老果园,家里现在有6亩果园,“有了果园,家里就有收入,今后的日子也会一天天好起来。” 

韦正涛曾是村里的贫困户,资金专业合作社向他发放了5万元精准扶贫贴息贷款,如今这笔钱以股金的形式入股到当地龙头企业中盛农牧公司,每年可得到分红5000元。“对农村人来说,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韦正涛告诉记者,家里目前还种着8亩果园,每年需要投入七八千元。 

蔡生祜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儒林村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合作社在村部有独立的办公地点,墙上挂着营业执照、合作社章程以及各项管理制度。此外,合作社的每一项资金来源,每一笔借(贷)款明细,以及村民的信用记录,在他那里都有一本明白账。

儒林村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现有农民社员234户,龙头企业社员5户,现有运行资金3300多万元。本村农民入社每股1000元,最高不超过注册资金的10%。银行专项信贷资金贷款期限是1年,最高不超过10万元;自有资本金借款期限一年以内,不超过2万元。贷(借)款利息及占用费按年8%收取。两年多来,已累计向社员发放贷款3667万元,累计发放户数268户,2016年社员分红8732元,2017年社员分红14359元。 

“资金专业合作社发挥的主要作用就是将群众手里的闲散资金转化为合作社的股金,群众变为合作社的股东,可以参与分红。借款对象必须是合作社社员,用于种植、养殖、创业等富民增收项目。合作社运行以来,有效解决了农民群众贷款难和产业发展资金不足的问题。”蔡生祜说。 

长期以来,农村金融体系不健全,乡村金融网点少,融资成本高,服务功能不到位,导致农民贷款贵、贷款难的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 

据了解,目前全市有五大类金融机构,标准化营业网点398个,但设在乡镇以下的仅有160个,占网点总数的40.2%,全市90%左右的乡镇只有农村信用社一家金融机构。农村人均占有银行从业人员比例每万人仅占6人,比全市平均少7人,比全省平均少13人。农村地区金融机构少、竞争不充分,导致农民群众有效信贷需求长期得不到保证,一方面影响到群众的脱贫致富,缺乏发展产业的启动资金;另一方面使农村消费长期处于疲软状态,难以起到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 

“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针对农村金融服务不充分的问题,在财政注资、信贷支持的基础上,引导入社农户自愿把闲散的资金集中起来,形成一定规模的互助资金,长期在合作社内部周转使用,为农村产业发展和农村‘三变’改革提供了有效的资金保障。”市政府金融办副主任刘小银说。 

庆阳市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试点工作启动后,市财政安排1.5亿元扶贫攻坚信贷担保基金,与兰州银行合作开展“金桥工程”贷款,撬动银行信贷资金15亿元,8县(区)筹措2.69亿元财政资金注入村级资金合作社,确保了自有资本金的充裕。目前,资金专业合作社运营资金主要来源于农户入股资金、财政扶持资金、信贷支持资金、社会捐助资金以及占用费结余滚动发展资金,全市资金合作社市场运营资金总额达18亿元左右。 

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坚持“金融支持产业发展,产业发展带动扶贫”的金融精准扶贫模式,发放的贷(借)款主要支持农村涉农小微企业、新型农村经营主体、易地扶贫搬迁农户、有致富意愿的农民群众和贫困群体,有力助推了精准脱贫。 

截至2018年5月末,全市合作社入股社员17.75万户,累计发放各类贷款49.52亿元,支持涉农小微企业、新型农村经营主体和农户10.69万户。

破题农村金融服务的“最后一公里”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304.jpg

环县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联社。

长期以来,农村金融体系不健全,乡村金融网点少,融资成本高,服务功能不到位,导致农民贷款贵、贷款难的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

据了解,目前全市有五大类金融机构,标准化营业网点398个,但设在乡镇以下的仅有160个,占网点总数的40.2%,全市90%左右的乡镇只有农村信用社一家金融机构。农村人均占有银行从业人员比例每万人仅占6人,比全市平均少7人,比全省平均少13人。农村地区金融机构少、竞争不充分,导致农民群众有效信贷需求长期得不到保证,一方面影响到群众的脱贫致富,缺乏发展产业的启动资金;另一方面使农村消费长期处于疲软状态,难以起到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

“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针对农村金融服务不充分的问题,在财政注资、信贷支持的基础上,引导入社农户自愿把闲散的资金集中起来,形成一定规模的互助资金,长期在合作社内部周转使用,为农村产业发展和农村‘三变’改革提供了有效的资金保障。”市政府金融办副主任刘小银说。

  庆阳市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试点工作启动后,市财政安排1.5亿元扶贫攻坚信贷担保基金,与兰州银行合作开展“金桥工程”贷款,撬动银行信贷资金15亿元,8县(区)筹措2.69亿元财政资金注入村级资金合作社,确保了自有资本金的充裕。目前,资金专业合作社运营资金主要来源于农户入股资金、财政扶持资金、信贷支持资金、社会捐助资金以及占用费结余滚动发展资金,全市资金合作社市场运营资金总额达18亿元左右。

  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坚持“金融支持产业发展,产业发展带动扶贫”的金融精准扶贫模式,发放的贷(借)款主要支持农村涉农小微企业、新型农村经营主体、易地扶贫搬迁农户、有致富意愿的农民群众和贫困群体,有力助推了精准脱贫。

  截至2018年5月末,全市合作社入股社员17.75万户,累计发放各类贷款49.52亿元,支持涉农小微企业、新型农村经营主体和农户10.69万户。 


金融引活水创新融“三变”

农村“三变”改革离不开金融活水,要脱贫、要致富、要发展,资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才能实现资金到股金的转变,才能让农民真正变为股民。 

庆阳市以农村“三变”改革为引领,在全市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试点工作的基础上,不断深化农村金融改革,优化农村金融服务,切实推动金融创新与“三变”改革的深度融合。 

拓宽筹资渠道实现全员受益 

2015年8月底,环县率先在全市实现了村级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全覆盖,并且建成了县、乡、村三级组织机构。 

县资金专业合作联社负责与经办银行、村级资金专业合作社的资金往来结算,对合作社业务运行进行指导培训和监督。乡镇资金管理中心负责借款对象的审核把关,监督借款的发放、回收、用途和效益评估,以及账务和数据管理平台。村级资金专业合作社负责发放和回收工作。责任分工明确,实行追责制,确保贷款“放得出、收得回”。 

全县251个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通过采取“政府+企业+单位+农户”的筹资模式,共筹集合作资金1.62亿元,社均64.8万元。目前,共发展社员3.27万户,人社率达42%。

近两年,依托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环县整合政府投入资金、银行专项贷款、惠农资金等,推出“社有资金”借款、“精准扶贫”专项贷款、“易地扶贫搬迁”贷款、“金桥工程”贷款四类金融产品,支持农户、中小微企业以及农村新型经营主体更好地发展生产。 

环县金融办主任唐治峰告诉记者,按照“扶弱、扶贫、扶强”相结合的原则,资金专业合作社对有意愿入股但无力缴纳股金的五保户、孤儿和残疾户,由政府配赠基准股,按期享受分红;对符合条件的贫困户,给予“精准扶贫”专项贴息借款,鼓励发展产业;对有经营意愿通过创业致富、但缺少发展资金的脱贫户,通过社有资金借款和“金桥工程”贷款等低息借(贷)大力扶持。 

“资金专业合作社的运作模式充分体现了全员化受益的特点,广大农民群众均有机会享受到合作社的资金服务,这也很大程度上激发了群众脱贫致富、创业致富的热情。”唐治峰说。 

在环县先行先试的基础上,2016年,庆阳市建立了统一的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大数据综合管理平台,实现了从社员入社、股金管理、贷前调查、贷款审批、贷后调查、利息计算、贷款催缴、收益分红的全过程监管。全市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借(贷)款不良率控制在3%以内。 

入股分红实现资金变股金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352.jpg

环县甘牧源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里奶牛养殖场。

2013年,环县木钵镇高寨村79户群众以现金、土地、贷款入股的形式,成立了环县甘牧源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流转土地260多亩建成现代化的奶牛场。 

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试点工作启动后,甘牧源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通过入股当地农村产业发展资金合作社,获得“金桥工程”贷款1000万元的资金支持,用于扩大养殖规模。此外,精准扶贫户贷款人股626户1822万元,其中全县共299户贫困户每户贷款5万元人股甘牧源,2016年省级科技扶贫项目又为木钵全镇327户贫困户每户配股1万元共327万元。 

牛场先后从澳大利亚、乌拉圭调引荷斯坦优质奶牛972头,从上海引进挤奶设备和速冷设备,采用无菌化管道输送,通过规范养殖和科学管理,提高鲜奶质量。目前全场奶牛存栏1950头,现有750头奶牛正常产奶,日产奶量19.5吨。 

木钵镇党委副书记段述章告诉记者:“当地群众以入股的方式每年参与分红,分散的资金变成了合作社的股金,种植的草料资源变成了资产,农民自身也成了合作社的股东,真正让农民群众参与到农村‘三变’改革,实现脱贫致富。” 

如今,甘牧源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已经成为带动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龙头企业,社员发展到705户,总投资9438.7万元。2017年实现销售收人2700万元,纯利润400多万元。群众参与分红175.886万元,其中现金入股分红15.496万元,精准扶贫户入股分红145.76万元,土地分红14.63万元。精准扶贫款每户每年固定按7%的股息分红,其余平均每股分红140元。 

此外,养牛合作社吸纳了本村48名剩余劳动力就业,每年带动本村群众务工收人120万元,高寨组的何拴银一家3口人在牛场务工,年收人10.2万元。奶牛场年均需各类饲草料1.5万吨,带动周边农户种植饲草2000多亩,户均增收6000多元。 

开启融资通道实现农企双赢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442.jpg

庆城县驿马工业集中区醋头醋科技产业园调味头醋生产线。

“三变”改革无论怎样变,都万变不离其宗,其核心就是实行股份制合作,让农民拥有股份,打造“股份农民”。这一变,从根本上变掉了农民的传统观念、传统习惯、传统身份,农民从旁观者变成了参与者,有效破解了公司与农户“两张皮”的问题。 

思路决定出路,机制引领变革。“市委、市政府按照‘金融支持产业发展、产业带动脱贫攻坚’的思路,部署开展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试点,实施‘金桥工程’贷款,有效整合资金,为农村产业发展和脱贫攻坚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支持,促进了农村经济发展方式变革。这与我们在贵州六盘水考察时看到的农村‘三变’改革的探索思路出发点相同。”市政府金融办主任杨学科说。 

为促进龙头企业快速发展,庆城县积极推行“农户贷款、带资入股、就业分红”模式,将资金专业合作社承接的精准扶贫专项贷款投入到效益较好的经营主体,让贫困户持有股份、获得保息分红和收益分红。目前,全县36家龙头企业通过与乡镇政府、贫困户签订三方协议的形式,引入贫困户精准扶贫贷款“带资人股”8000万元,每年以10%的固定股息为贫困户分红800万元,受益贫困户2406户。 

庆阳醋头醋农耕文化科技产业园位于庆城县驿马食品产业园,其前身是有着近20年历史的宁县瓦斜醋厂。从2013年开始,醋头醋公司就计划投资引进国际先进酿醋设备和生产线,由于资金短缺,又无法向银行提供有效的公司抵押物进行贷款,投资发展计划一再搁置。 

醋头醋公司负责人刘继统告诉记者,2016年,公司与乡政府、贫困户签订了三方协议,505户贫困户将精准扶贫贷款以股金的形式人股,用于公司生产和经营,共计1667万元。公司每年以10%的股息分红,年分红支出167万元。目前,产业园已建成年产5万吨调味头醋生产线一条,年产1万吨酱油生产线及附属配套设施。 

金融创新引活水,资金融通谋发展。在农业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试点工作的基础上,庆阳市通过引导农户将银行贷款注人“三变”改革经营主体,转为持有股金,建立“保底+分红”的利益分配机制,实现互利双赢。一方面有效聚集了农村闲散资金,发挥了资金专业合作社既支持农村产业发展,又增加人社农民收入的双重作用;另一方面,探索开展“资金合作+生产经营主体”联合发展的资金融通机制,提高了资金专业合作社和“三变”改革主体的经营水平和分红能力。 


盘活小资金 撬动大产业

随着试点工作的推进,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的平台功能和作用不断拓展,成为“三农”发展的融资平台、资金融通的互助组织、精准扶贫的造血系统、根植农村的经济主体、产业培育的导引窗口、基层建设的强化载体、农村信用的构建阵地。 

2.6亿元带来的杠杆效应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526.jpg

宁县“海升模式”苹果基地。

宁县境内气候温和,光照充足,昼夜温差大,有效积温高,土层深厚,非常适宜果树生长,生产苹果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是农业部确定的苹果最佳优生区之一。2014年,为了实现全县苹果产业与国际接轨,宁县通过招商引资,引进陕西首家在香港主板市场上市的果汁企业——海升集团。 

为了促成这次“联姻”,解决前期投入的资金压力,庆阳市政府金融办争取到“金桥工程”贷款2.6亿元,支持庆阳宁越和海越公司“落户”,带动农户发展苹果产业。 

而海升集团的“落户”,不仅带来了苹果产业发展的新动力,助推了现代农业的发展,而且在全省首创苹果产业股份制合作经营,成为全市农村“三变”改革中具有示范和引领作用的“海升模式”。 

宁县成立的聚农苹果产业资金专业合作社与海升集团的下属公司,按4:6的比例出资成立庆阳宁越有限公司,并建立利益联结机制。合作社吸纳村集体、农户入社,以资金、土地、技术、劳务等形式入股,代表农户监督公司的运营。 

“农户既是合作社社员、又是股东,通过入股获得红利收入、地权收入以及在基地的劳动收入,从旁观者变为亲身参与者,激发了农户的积极性。”宁县果业局局长范红年说。 

股份合作经营模式的推广,拓宽了农民增收渠道。农民土地流转期限30年,前5年每亩每年500元,此后每5年增加100元,800 元封顶;建成的果园按每5亩果园吸纳一名农民入园务工,每人每年入园劳动200天,每工日工资80元,每人年收入1.6万元;入股农民前三年按入股资金的2%保底分红,从第四年开始挂果产生效益,扣除生产运营成本,合作社与公司按净利润4:6比例分红,合作社取得分红后,再向社员按入股金额进行二次分红。 

此外,村集体经济入股,前三年按2%保底分红,30年内,每年按16.8%的年化收益率计算,彻底解决村集体经济整体实力弱、“空壳村”占比大的问题。 

截至目前,入股资金4900多万元,涉及农户3615户、村集体经济114个、合作组织8个,其中贫困户2200多户。 

打造现代农业发展样板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602.jpg

宁县聚农苹果产业资金专业合作社发给入股农民的股权证。

马忠孝是宁县良平镇马家村村民,当了半辈子农民的他,如今“摇身一变”成了股东。“原来我的5亩半地都种的小麦、玉米,一年下来仅够糊口,没有余钱。现在不一样了,我不仅有土地流转的收入,年底还有分红收入,闲余时间我还可以去基地打工挣钱。”2017年5月,马忠孝拿到了宁县聚农苹果产业资金专业合作社的红色股权证。 

在“海升模式”的带动下,宁县30多个企业、大户、合作社、村集体经济已发展现代果园5万亩,其中海升集团下属的3个公司在宁县焦村镇、早胜镇、良平镇、春荣镇、湘乐镇等地建成“海升模式”苹果基地1.8万亩,宁县成为全国最大的矮化自根砧苹果基地。同时配套建设的2000亩矮化自根砧苗木基地、国际上最先进的苹果分拣和贮藏项目也已经启动。 

庆阳宁越现代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君告诉记者,“海升模式”较传统苹果种植来说,具有“三高五化”的特点,“三高”主要表现在宏观效益上:高科技,苗木采用自根砧无性繁殖;高定位,建设标准定位高,产品走的是高端市场;高效益,当年建园,两年结果,三年丰产,比传统果园早挂果3到5年,省水60%,省肥70%,节省土地80%。“五化”主要是苗木良种化、栽培矮密化、管理机械化、水肥一体化和产品标准化等技术规范。 

宁县把苹果产业作为优化产业结构、助农增收的主导产业,在“海升模式”现代农业技术的带动和推广下,通过“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模式,助推广大群众通过土地流转、企业务工和入股分红实现脱贫致富。 

与此同时,在产业发展过程中,资金监管、风险防控等方面也迎来一系列难题。为此,宁县建立财务监管机制,企业和合作社分别设立专账,委托第三方机构,对基地进展和财务运行进行审计,定期向群众公布,接受群众监督。建立风险防控机制,自然风险通过防雹网进行防控,不可抗拒的自然风险通过农业保险化解,运行风险主要来自于市场销售,从项目收回投资之日起,每年按利润的5%提取风险准备金。 

不让一个贫困户掉队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651.jpg

庆城县驿马镇杨湾村兴富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标准化羊棚。

昔日的庆城县驿马镇远近闻名,是西北地区最大的白瓜子、黄花菜、杏等农副产品的集散地,也是全省有名的农副产加工出口创汇基地,被誉为陇上“旱码头”。由于近年来白瓜子产业加工中心转移,驿马镇逐渐丧失“旱码头”的优势,如何转型,如何破解乡村发展瓶颈,是当地政府面临的新挑战。 

农村“三变”改革为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随着中盛农牧产业园的落户,驿马镇以“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的“三变”改革思路,创新推出“331+”模式,带动村级集体经济和农户共同致富谋发展。即中盛公司、合作社、贫困群众三方合作;贫困户土地、饲草等资源变资产,贷款购羊入股变股金,参与合作社分红变股东;采取合作社全程托管,统一饲养管理,农户与合作社按照3:7的比例分红。 

庆阳县创新金融扶贫机制,为贫困户贷款5万元,全额贴息3年。驿马镇杨湾村是市级“三变”改革示范点,带动65户贫困户和村集体发起了“羊”财。每个贫困户以贷款购得的21只羊、8000元流动资金和饲草地入股兴富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羊由合作社全程托管,中盛公司负责全程技术指导并保底收回。根据湖羊的出栏情况,以及饲养成本支出,预计每个贫困户平均每个生产年份可分红1.68万元,合作社分红7200元。

微信图片_20180702183729.jpg

庆城县驿马镇杨湾村农民在兴富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里打工。 

“根据以往经验来看,贫困户自己搞养殖有一定的困难,一是没劳力,没技能,接受技术慢;二是普遍经济基础薄弱,投入跟不上,发挥不了效益,养殖专业合作社托管便于规范化饲养管理和监管到位。”庆城县畜牧站站长袁丰涛说。 

健全企业带动模式,引导农户将银行贷款注入“三变”改革经营主体,转为持有股金,建立“保底+分红”的利益分配机制,实现互利双赢。这是庆阳市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与农村“三变”改革深度融合的积极探索,也是完善资金合作机制,引导农民资金变股金的实践路径。 

目前,农村产业发展资金专业合作社自有资本金借款支持种植业1.39亿元,占42%;支持养殖业0.72亿元,占21.8%。累放“金桥工程”贷款13.97亿元,惠及735个村级产业资金专业合作社、120户小微企业、146户农民专业合作社和10463个农户。